木明

岛主

小纪念

这几天过下来,内心感觉颇为沉闷。可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也许是天气的缘故吧,南方三月,空气中弥漫着重重的湿气,是“回南天”又要到来了。气温是稍稍上升了一些,可寒意未褪,走在路上倒不闷热,吹来的凉风还能使人觉得清爽,倒也不至于让人沉闷。

想来,应该是季节更替,提醒了我时光荏苒这么一回事吧。


我就是对空气敏感,气味、温度、湿润程度,不同的空气像是不同的钥匙,打开记忆中不同的匣子。

空气在帮我纪念。


总觉得,人越长大,时间便过得越快。

离开了学校之后,没有了长假的概念,周与周的分割却变得分明起来。只知道是上班的五天与可以睡懒觉的两天交替着过。过着过着,转眼间夏便变成了春。...

提问 无眠夜里的你会做些什么?



一段时间以来的沉淀。


距离上一次写文字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了。去旅行的时候,将日记本也放进背包,然而却没有拿出来过。里面最新的落款,大概还是14年留下的吧。

如今的生活总是太匆匆。却又说不出个不得不匆忙的理由。

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尘埃也是珍珠,没能等到它们落下、存放到匣子里,为了匆匆赶往下一个地点,手一挥脚一迈,任凭尘埃沾满衣袖,落得一个灰头土脸。

时间长了,人就变得浑噩了。心里想着这样子不行,该慢下来了。


是十一月下旬,最近一次在上海比赛,大学生涯中的一项重要的事业也算是落幕了。一直以来没有拿到满意的成绩,遗憾满满。

想起了一年前的赛场失意扬言要退役的落魄,又想起了在暴雨中...

本个月之前拍的

花了一早上几乎跑了整个教学区 就拍花花草草

花儿开得那么好 都让我忘掉季节了(摊手)

傍晚,中心湖边的草地上,满天的风筝,缠绕的线,秋天,凉风,余晖,逆光,正在等人的少年,停放着的自行车,人来又人往。

欢声,笑语,安静。


秋天是个适合浪迹天涯的季节。

秋天是个兵荒马乱的季节,就像青春。


__ photo_ 屿_ 摄于 广州大学城中心湖边

夜·色


昨天在外头解决了晚餐之后,和朋友们一起去夜骑。

骑到大学城外环去,逆时针走,“遇到有桥,我们就过去”,我说道。


过了桥,开始有人家,有集市,有广场还有广场舞。

堤岸边有穿着背心的大叔们在散步。

路边有小小的杂货店、理发店,都是一家几口在经营。

还有一家人搬凳子坐在门前乘凉、老人逗着小孩子玩耍的景象。

有路过的穿着校服的学生。

还有下班了骑着电单车驶过的工人。

……

我挺喜欢,这样有人烟、有百家灯火的地方。它不需要如同大城市的繁华,不必有匆忙的节奏。它就这样慢条斯理地料理着日子,这样慢慢地走啊。有老人和小孩,有日出而作日落而休的青壮年。

挺喜欢...

感觉快要把自己弄丢了的时候,就要深呼吸


最近开始看《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3》,主题颜色是,黄。

其实对别人来说,开始看一本书,到看完了一本书,特别是这种不厚的,大概一两天就能翻完,甚至都没法腾出点时间来跟人说,我要开始看这本书了。而我看书很慢,很慢很慢。特别是这本书,就要慢慢地看,才好。

《陪》应该算是安东尼的日记吧,每两三年就可以把自己琐琐碎碎的日子收集成一本书。我接触的他的第一本书是在零八年夏,那是我而今只要回想起来都能幸福得笑出声的时光。不仅仅是因了安东尼。

手头上的这本书,是邱小杰送的,《遇见·秋》的主人公。

收到包裹的时候还不知道寄件人是谁,不过能给我买这...

雨后,五月,夜,天台, 微冷,唱歌


盯着屏幕发了一会儿呆,还是想不到要用什么做题目。干脆不填。

夜里跑到天台上去,唱歌。我发觉我还是夜里唱歌的好,唱给自己,或者身边陪伴的那位。

清唱。

那样应该是最好听的。


纵是五月的天,夏也将至,而雨后的夜,晚风吹来,还是吹得衣衫单薄的我瑟瑟发抖。

唱了几首歌,抬头看了看天,深呼吸,起身离开。

其实不想回到有日光灯的地方,夜使我安静,而那亮得苍白的光让我焦躁。


黑夜与白天,孤独与焦躁。大概是我这些日子以来的写照吧。 

要怎么样,怎么样才能逃脱这个枷锁呢。


PS、那些花儿,清唱版。我唱的。

http:/...

我想感受这世间全部全部的温度


最近一段日子都是沉浸在悲伤里头。

患得患失、

执着、顽固、

不想失去,不想失去、

不懂得去爱人、

心里头的冰冷、

孤独的人与孤独的夜、

慢歌、

诸如此类。


现在的话,只是想,找个人陪。

我会唱歌给你听。

我会跟你说说话。

就算这夜的雨停了,你也不会走。

这样子。


PS. 今天收到的来自Lofter的邮件,标题是 《今夜雨大,公子请入梦一避》好喜欢这个句子


__ photo_ 屿_ 摄于 惠州 天堂山上

遇见_冬


终于,也总算是到了尽头。

叶子的尽头。

一年的尽头。

温暖的尽头。

热烈的尽头。

故事的尽头。


我想,我还是学不会从容地面对失去。哪怕也已经经历过了不少。

哪怕知道,熬过了这冬,等春至,叶子会重新萌芽,又会有新的故事要演绎。

只是不知这冬有多漫长。

想来还是满满的遗憾和伤感。

此后,要一个人料理满满的回忆,便是孤独。


不过哪怕如此,我不愿忘记。


若果说有机会让我摆脱这许许多多繁杂的情绪,允我没心没肺地快乐,我也不愿接受。

比起钝化了知觉带来的快乐,我宁愿守着我细腻的情绪与触觉,哪怕会带来伤痕。

毕竟这就是我的模样。这才是我真正的模样。...

1 / 2

© 木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